青椒炒牛

耶耶耶!!

【zry48水仙乱炖】秦爸爸的糟心日常(五十三)

希望大家都尊重zry48的角色!!他们都很美好❤❤纪念宝宝出生,鹿飞上线❤❤❤

七予:

🌸半夜更文哈哈哈@青椒炒牛 
🌸鹿飞上线,这样的暖男是一处很好的归宿哦~
🌸珍爱,尊重zry48每一个角色,希望他们都幸福~
————————————————
五十三、
秦明虽是进了病房,门外却炸开了锅。

一个个围着小宝宝,又好奇又惊喜。

周卫国忽然想到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刚要张嘴问,便看见方天翼正在伸手解着小宝宝的裹被。

“干嘛呢你!”打下方天翼的手,狠狠白了他一眼,“为老不尊,耍流氓!”

方天翼老脸一红,嘿嘿乐着:“护士小姐,这是男孩吧?”

小护士一脸惊讶:“我刚刚没说嘛?不会吧!”

一群人一脸懵地看着她,一起摇了摇头。

“我肯定说了!你们忘了!女孩啊!七斤九两的大胖闺女。”

“啊?!搞错了吧?”方天翼的笑都僵在脸上,“我们家山海怎么能生出闺女来?!”

小护士瞥了方天翼一眼,拨开众人:“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重男轻女。”说完,径直推着小车往后面去了。

周卫国看着方天翼呆呆地站在一边,脸上充满失落。

“老方?”周卫国推了推方天翼,有些担心,“怎么了?”

方天翼也不说话,只是摇摇头,落寞的坐在椅子上。

“方爷爷这么走心啊!”风天逸有些不解。

赵玉林坐到方天翼身边:“爷爷别失落,等回头我一定生个儿子给你玩!”

方天翼叹了口气,一拍大腿:“走了!回去给山海炖锅猪蹄儿补一补。”

“我跟你一起回去,小裴一会儿和你爸说一声,我们先回家了。”周卫国仍是不放心,挽着方天翼的胳膊,陪着他一起出了门。


唐山海流连在半睡半醒之间。睡去之前他听到医生和他说准备剖腹产,不然因为孩子太大会有窒息的危险。

那之后,他便沉沉睡去。

他没有和任何人说起过,其实他对生产是有些排斥的。

本不是应该记事的年纪,却在长大后一次次听爷爷讲过自己两岁半时,看到秦明生林恒,哭的昏天黑地。第一次那样的失控,仿佛爸爸进去以后就再也回不来了。

那种恐惧深埋心底。

像被催眠一般,他恍若又钻进了那个小小的身体,用他的心再一次感受儿时的那份经历。

看着爸爸越来越吃力的陪自己玩耍,唐山海有些心疼,两岁的他刚刚牙牙学语。都说男孩子说话晚,唐山海却是能基本表达。

他经常摸着秦明日渐圆润的肚子问里面是什么。

和爸爸并排坐在沙发上,小手被爸爸拉过去放在肚子上。

不一会儿,里面开始翻腾。

“啊!爸爸……小鱼!”

秦明悠悠笑着:“不是小鱼,是宝宝。”

“宝宝?”唐山海纳闷,“好七(吃)吗?”

“……宝宝和你一样,都是爸爸的孩子。”

“宝宝……”唐山海太小,他不懂得爸爸多一个孩子对自己意味着什么,他只知道家里要多一个宝宝。

秦明被推进手术室之前,和唐山海一起吃了一大碗面条。

因为先兆早产,秦明早早地就住进医院。每天周卫国都会带着唐山海到医院陪秦明。这天,唐山海想吃面,周卫国就嘱咐方天翼做好打卤面送过来。

可谁知,唐山海只吃了几根面条就闹着吃饱了。原本不饿的秦明,并不想让周卫国替自己吃儿子的剩饭,于是把唐山海剩下的面条一股脑都吃了。

方天翼打的卤是传统地道的天津做法,鸡蛋,木耳,面筋,花菜,肉片……吃起来唇齿留香,秦明还是很喜欢的,一大碗面下了肚,秦明觉得舒服不少。因为孕晚期经常会饿,他也不得不吃得饱一些,才好养精神。

睡到半夜,秦明忽然疼的惊醒,周卫国叫来医生,说是孩子要早产了。

唐山海看着床上的爸爸满头大汗痛苦不堪的样子,瞬间跟着泪流满面起来。

周卫国抱起唐山海,给他抹着眼泪:“山海不哭,你一哭爸爸就更疼了,知道吗?”

懂事听话的唐山海立马闭了嘴,还用小小的食指对着周卫国和秦明,指了指自己的嘴巴,示意大家,我已经闭嘴了。

秦明看着懂事的小山海,心里宽慰不少,即便再疼也极力冲着唐山海微笑起来:“山海……出去等爸爸吧。”

唐山海挣脱了周卫国,跑到秦明跟前,看着汗湿发梢的秦明,忍不住伸出小手为他抹着额头,然后在秦明额上留了个带着口水的大大的吻。

秦明看着那小小的人儿,眼角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让人心疼。他微笑着摸了摸唐山海柔软泛着微黄的软发。

门开了,助产师进来便问:“秦明,晚上吃东西了吗?”

“吃了。”

“怎么能吃东西呢?你这样都没法给你剖!”

秦明皱眉不语。方天翼却不干了:“诶?我儿子又不知道今晚要生,天天不吃东西等着你们动刀那不饿死了。”

那助产师也不接话了,只是低头继续查看产程。

唐山海被周卫国抱出病房之前,秦明已经持续疼了将近一整天。任何人都无能为力,首先要等食物消化之后才能动手术而秦明因为自身条件比较好,还想着要顺产。

唐山海只是看着爸爸疼得说不出一句话,每次阵痛过后,都如同起死回生一般。

“爸爸疼……”唐山海的情绪被感染了一般,也捂着小脸哭了起来,边哭还边叫着,“爸回家!爸回家!”挣着身子去够秦明。

“山海……跟爷爷出去吧……”秦明冲唐山海摆了摆手,目送他出了门。

周卫国抱着唐山海出了病房后,也抹起了眼泪。

那种紧张又没有丝毫愉悦的气氛影响到了唐山海,他给周卫国擦着眼泪,自己也忍不住啜泣着,他不懂,为什么要把爸爸一个人留在冰冷的病房里……

“爸……爸”唐山海皱着眉,被梦魇住了。

秦明叫着唐山海的名字,等他慢慢清醒过来。

唐山海心里一片悲戚和苦楚,深埋心底的伤感又一次被唤出来。他张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满脸憔悴,头发有些凌乱的秦明。

他伸手帮秦明理了理头发,然后才叫了声:“爸。”

秦明难得笑着,那笑如同冰雪消融般,汇成小溪淌进唐山海心里。

“辛苦了……受了二茬罪。”

“宝宝呢?”肚子上的伤口因为麻药的失效而剧痛起来,后腰上挂了止疼泵但效果也不甚理想。

“宝宝住暖箱观察了,放心吧。”秦明从严颂声手里端过一碗帮助排气的藕粉,喂唐山海吃了下去。

唐山海看见秦明依然如常,这才渐渐定了心神。


第二天下午,医院通知严颂声可以把孩子接回来了。

秦明自告奋勇,带着裴尚轩就跑到了新生儿科。

两天的时间,秦明已经按捺不住了,尤其知道宝宝是女孩之后,他觉得自己这辈子都圆满了。

等着大夫把宝宝推出来,秦明满眼都盯在那只小暖箱里。

“秦明学长吗?”一个软绵带着点稚嫩的声音问道。

秦明抬起头,看着那个细皮嫩肉,满脸堆笑的人,脸上的笑立马被一贯的冷漠取代:“小飞?”

“是我啊!”那大夫说着话,一把搂住秦明的脖子不撒手。

裴尚轩不等那人抱紧,就过去将人分开了:“这位医生,有话好说!”

“这是你女儿吗?恭喜你啊,学长!”拉过秦明的手,握了起来。

秦明抽出手,脸上一阵青白,嘴角的肌肉抽搐半天才说了句:“这是我孙女。”

“啊……啊?”那个叫小飞的医生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又指了指秦明身边的裴尚轩,“这位是?”

“这是我小儿子。”

“学长……效率真高啊。”

“呃……你在这个医院工作?”

“对啊!我就在新生儿科工作。”

秦明干咳了一声,侧过头跟裴尚轩道:“鹿飞医生,叫鹿叔叔。”

“鹿叔叔……”

“别别,我有这么老吗?叫我飞哥就好!”

秦明和裴尚轩同时抬头。

鹿飞自知语失,赶忙转移话题。他把小宝宝从暖箱里抱出来:“您……孙女特别可爱,这些孩子里她吃的最多了。”

秦明咬着下唇,尽量控制自己喜出望外的表情。虽然激动地都要仰天长啸了,但表面仍是云淡风轻地将孩子接过去。

柔若无骨的小人儿睡得正香,偶尔无意识地把小手伸出来在秦明胸前抓一抓。

鹿飞又说了些什么他根本听不进去,头也不回的直奔唐山海的病房,只是不忘回头交待着裴尚轩:“跟飞叔留个电话,以后再联系。”

评论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