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椒炒牛

耶耶耶!!

【zry48水仙乱炖】秦爸爸的糟心日常 番外三

父亲节快乐!

七予:

🌸幸好来得及~ @青椒炒牛 祝咱爸们节日快乐!😂
🌸全体向,所以占的tag多一点,抱歉~
🌸祝天下的爸爸们,父亲节快乐!

🌸依旧狗血ooc~
————————————————
番外三:我是秦明

昨晚,我又梦到了那条银色的大鱼……

早上起来,就收到一大堆父亲节的祝福。同样写了几句感恩的话,发给了方天翼和周卫国,虽然他们只能收到一条,但是应该也会开心吧。

警校里上学那会儿,曾经无数次的想象过,未来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如今的生活,也许还算是不太糟糕。

山海两岁时,我的第二个孩子即将来到我身边。

他经常会指着我的肚子,不解地问:“爸爸!有…什么?”

山海说话算是比较早了,口齿也还算清楚。我把他的故事书放在一边,为他掖了掖被角:“是宝宝啊。”

“我…也要…进去爸爸”唐山海柔若无骨的小白手轻抚着我的肚子,摸得我痒痒的直想笑。

“等这个宝宝从爸爸肚子里出来了,山海就是大哥哥了,你要好好的爱护弟弟妹妹,知道吗?”

那孩子似乎在思考着我的话,忽然紧紧搂住我的脖子,抽泣起来,大颗的泪珠滴进了我的衣领里。

“怎么了?怎么哭了?”把他拉过来,抱在怀里:“我不要弟弟妹妹,我要爸爸!不要爸爸肚皮破掉。不想爸爸疼……”说着话还在摸着我的肚子。

我心里有些酸楚,吻着他的额头:“爸爸不会有事的,谢谢山海。”

据说,第二个宝贝林恒出生时,山海在外面哭得泣不成声,怎么也劝不好,直到我出来才停止哭泣。

当然,后来生那几个的时候,山海只是含着眼泪,没再哭过,因为他知道,我不会有事,只是又会多一个和他分享爸爸的人。


林恒临产时,胎心监护并不好。大夫曾一度劝我做好孩子窒息缺氧,甚至更坏的打算。

幸好我还有懂事的山海,我告诉自己,如果这孩子有什么意外,那么我也不会再要宝宝了,我会带着他离开这座城市,开始新生活。

但是,林恒却顽强地活了下来。在他出生后42天,做先心病筛查时,大夫明确地告诉我孩子的心脏有问题。虽不致命,但却危险。即便做好了准备,但我仍然心疼那个小人儿,他还这么小,只有我可以依靠。

四岁时,林恒第一次大发作。天气的原因,加上在幼儿园里做了剧烈运动。

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守着他,整整四天三夜。
他醒来看见我第一眼便说:“爸爸不要扔下我……”

心就像被人凌迟一般,我紧紧抱住林恒,蹭了蹭他柔嫩的小脸:“爸爸怎么会不要你?爸爸会永远陪着你,照顾你,好吗?”

林恒在我怀里点点头,小声说:“豆豆说他爸爸总做鬼脸逗他笑,我也想看爸爸做鬼脸。”

我僵硬地笑了一下,没办法,为了儿子,豁出去了。回忆一下老方以前怎么逗我的,便用手咧着嘴,挤着眼睛,吐着舌头,做出各种这辈子都没做过的表情和动作。好在林恒笑得前仰后合,抱着我我亲了又亲,不然我可能要尴尬死了。

林恒强烈的求生意识和他乐观积极的表现,令我欣慰。

住院一星期,不假他人之手,都是我亲自照顾。回到家以后,第一件事,我便给他洗了个澡。

浴室烘得暖暖的,把林恒放进水里,给他擦洗着瘦小枯干的身子,一边给他唱最喜欢听的虫儿飞。

忽然,他从盆里站起来一把抱住我:“谢谢爸爸,以后我长大了,也要照顾爸爸,给爸爸洗澡。”

我一时语塞,什么也说不出,只是紧紧回抱着他。

因为我怕他看见我哭,我想我可能没有他这么坚强……

由于林恒身体不好,我想尽办法弥补他。林恒的玩具比山海多,吃的东西更加精细,平时我更是连大声说话都没有过。

好在山海是个懂事的孩子,从不计较这些。



在我的五个儿子里,最让我费心思的就是赵玉林。

尤其前面有两个那样懂事优秀的孩子做比较。

但是我的爱却没有削减一丝一毫,也不会因为孩子多了而偏心哪一个。

赵玉林七岁时,进入了小学学习。在刚开始的面试中,学校就单独约谈我,告诉我赵玉林的成绩比较低,希望我在家多多地帮助孩子。

我知道学校是什么意思,虽然我态度上还算友好,但是我从来不逼迫赵玉林做什么特殊的练习。

直到有一天,赵玉林放学时大哭着出了校门,脸上还鼻青脸肿的。

“怎么了?和爸爸说说。”我边说便蹲下身给他抹眼泪。

“同学说我是傻瓜,他们还说傻瓜的爸爸肯定也是傻瓜。”他攥着小拳头,哭得伤心,眼泪鼻涕一起流。

我拿着纸巾给他擦脸,心疼比气愤更多:“和他们打架了?”

“他们可以骂我但是不可以骂爸爸!我要揍他们!”咬牙切齿地流着眼泪,“我告诉他们,我爸爸比你们的爸爸厉害多了!”

把赵玉林抱进怀里,心里满满的都是感激,感激一个七岁的孩子对我的保护和爱。

回家以后,我出了一些极为简单的十以内加减法让他做。

赵玉林拿过笔,看到这些简单的题目,饶有兴趣地下了笔。

意外的,速度惊人,没一会儿就做完了。


他得意地把纸拿到我面前。

“玉林做的真好!又准确,速度又快!”我没有骗他,只是想让他更自信一些,“有的题爸爸都不会做!”

赵玉林撅着圆圆的小嘴,难以置信地看着我:“爸爸,那我还是傻瓜吗?”

“当然不是!我的玉林最聪明了,相信爸爸吗?”

“相信!”小手紧紧攥着那张习题纸。

“谁再说什么都别信,相信爸爸就好了!”看着他放光的小眼睛,在他耳边小声说,“再有人欺负你,告诉方爷爷,保证把他揍扁了!”

从那天起,赵玉林有了些变化。

赵玉林心地善良,朴实厚道,现在,身上又生发出一种迷之自信。那之后虽然只是学习稍差些,但他再没跟我和老方告过状。

我相信每个孩子的天分不同,赵玉林也一定有他的过人之处。

所以,可能我的确像个傻瓜,但谁的爸爸又不是孩子的傻瓜呢?



如果说山海最像我,那天逸肯定是最不像我的那个。因为罕见的虹膜异色症,他的眼球颜色天生就有不同。而且他继承了我们家人的所有优点,所以相貌极为出众。

不可否认的,天逸从小就是个非常引人注目的孩子,不论到哪都能成为焦点。但说实话,作为父亲,我不希望他过于锋芒毕露,太出众的人,总是会有多于常人的烦恼。

但是天逸却不能理解,我知道,他甚至痛恨我偶尔对他的忽略和不认同。他就是要出类拔萃,就是要出尽风头。

小学毕业时,我们之间的关系就有些紧张了。

到了初一,他变得越来越乖张任性。

“把衣服系好了……”看着他穿的那些花花绿绿的奇怪衣服,领口一个个低到胸口不说,还经常故意不系胸前的扣子。作为家长,我觉得这样走出去的孩子,一定是家教不好的。所以,再没有合适的机会了,我只能在饭桌上提出我的建议。

自认为语气上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却发现风天逸用一种充满怨怼和愤怒的眼神看着我。

我放下碗,皱着眉:“怎么了?”

时刻提醒自己,注意态度,保持冷静,不要说过激的话。

好吧!青春期,前面三个都没有明显的症状,到了风天逸这儿却有了天壤之别。

所有人都不吃了,明显是被我们之间的气氛影响到了。

食不言,寝不语,这场合选的欠妥。我不再说话,拿起碗示意大家继续吃。

只听“啪”的一声,风天逸把筷子拍在了桌子上。

我不看他,并不是怕,我是怕自己失控。

“我知道你看我不顺眼,从小就是!”他忽然变得歇斯底里,但我只是提了个建议而已,“随你怎么讨厌我,我也不想再待下去了!”

孩子们都吓得不敢说话了,只有山海过去拉着他。我没说话,因为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

原来他这么恨我。

风天逸只拿了个书包出了门,头也不回。

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是淡淡地说了句:“继续吃。”低下头才发现,拿着碗的手一直在发抖。

吃过饭,安顿好孩子们,我打着手电出来找风天逸。毕竟是个十三岁的孩子,谁还能跟他生气,只是我太担心了,担心到有些害怕。

在离家不远的小公园里,我看到那个坐在秋千上的人影。这里曾经是孩子们最喜欢的乐园,承载了太多美好的回忆。

风天逸看见我,立马站起来要跑,这次我不想给他机会。当年在警校,我也是练过的,追上去反手一扭就把他按在了地上。

“放开我!”

我一把拉起他,路灯底下一样看的清楚。风天逸眼神柔和了些,态度却依旧强硬着,他忽然困兽般挣动着,想离开我钳制住他的手。从不知道他力气竟然这么大,在他挣脱前,我终于忍不住把他揽过来,朝他的后背狠狠地拍了两下,只是两下,我就忍不住心疼起来。

他不敢再动,我却紧紧抱住他,在他看不到肩膀上,流了几滴泪。

“爸爸……”

我推开他,转过身去:“要走就走吧,真有本事就别回来!”

那以后,风天逸变了个人似的,虽然爱玩爱闹,却再也不和我耍脾气了。



不得不承认,我对裴尚轩是有偏爱的。

这种偏爱来源于哪,我说不清。

自认为带孩子很有经验的我,顺利的熬过了前面四个的青春期,到了裴尚轩这里,我却有点不知所措了。

他既不像唐山海和林恒过度得那么平稳,又不像风天逸来得那么猛烈,奇怪的是他进去青春期之后开始躲着我,就连眼神的交流都避免的天衣无缝。

我看得出,他既不想和我有什么冲突,又好像有什么诉求想要我满足他。

我最讨厌别人刻意要我揣测某些意图,但是我又总是忍不住去想。

每天都是趁着孩子们去上学时,帮他们打扫房间。

因为知道我的职业病,所以他们都会尽量把屋子收拾的井井有条,不然我说不定会从他们留下的蛛丝马迹中发现些他们不愿意让我知道的秘密隐私之类。

但是只有裴尚轩的房间是最随性的,他仿佛在邀请我了解他。

甚至有一次他把日记本摆在了桌子上。他越是这样我反而越不敢去探寻他的想法,这样的坦诚很危险。

但我仍然忍不住翻开了那本日记。

“爱上秦明的第5705天……”

当这句话映入眼帘时,我立马把本子合上了。我以为我疯了,或者是眼花了,但是我不敢再看第二遍。

对于爱情,我没什么幻想,在我的生命中,唯有工作和孩子是最重要的。

从那以后,不再是他躲着我,我也开始有意识地躲着他。

他只有十五岁,我们之间没有可能……



回想起我的少年时,也曾经对父亲这个角色,有过不屑和反感。

我有两个爸爸——方天翼和周卫国,两个性格截然相反的人。相比之下,我更爱二爸,因为他从不动手打我。

但是也只有方天翼才会带我出去疯玩,我们在太阳下尽情流汗,在小河里比赛游泳,在雪花纷飞的广场上恣意地打雪仗,在草地上打滚,粘了满身蒲公英。

十七岁时,学业正进入紧张阶段,由于压力大,我渐渐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那时候除了学习,好像方天翼就是我最大的敌人,打败他,就好像能战胜全世界。

我开始讨厌他,直到有一天,因为一件小事,我们发生龃龉,我再也忍不住去挑战他的权威:“你谁啊?凭什么管我?”

我仰着脸,等着那结结实实的一巴掌。但是方天翼却没动手。

我有些兴奋,乘胜追击:“以后我爸只有周卫国一个人。”

方天翼转过脸不看我,只是不冷不淡的点了点头。

爸爸骂了句“混蛋”,伸手就要打我,却被方天翼拦下了。这是记忆中,爸爸第一次动手,也是唯一的一次。

“孩子不愿意叫就算了,叫叔叔也挺好的!”方天翼捏了下鼻子,把红着眼圈的爸爸推进了卧室里。

胜利的快感,让我有种拥有了全世界的错觉,而心里却在不知不觉间隐隐爬上一丝愧疚。

直到几年后,我自己做了爸爸,看着抱着孩子,满脸堆笑的方天翼,我才渐渐理清自己愧从何来。

虽然我不再叫他爸爸,但是在我心里,却永远都给爸爸留了两个位置。

想到这,又给方天翼补发了一条:“老爸,节日快乐。”



闭上眼睛,夜深了,周围一片静寂。

梦到自己趴在那银色的鱼背上,跟着他越游越远,是那宽阔的脊背托起了我,像极了爸爸的胸膛。

评论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