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椒炒牛

可约稿。

【zry48水仙乱炖】秦爸爸的糟心日常(五十三)

希望大家都尊重zry48的角色!!他们都很美好❤❤纪念宝宝出生,鹿飞上线❤❤❤

七予:

🌸半夜更文哈哈哈@青椒炒牛 
🌸鹿飞上线,这样的暖男是一处很好的归宿哦~
🌸珍爱,尊重zry48每一个角色,希望他们都幸福~
————————————————
五十三、
秦明虽是进了病房,门外却炸开了锅。

一个个围着小宝宝,又好奇又惊喜。

周卫国忽然想到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刚要张嘴问,便看见方天翼正在伸手解着小宝宝的裹被。

“干嘛呢你!”打下方天翼的手,狠狠白了他一眼,“为老不尊,耍流氓!”

方天翼老脸一红,嘿嘿乐着:“护士小姐,这是男孩吧?”

小护士一脸惊讶:“我刚刚没说嘛?不会吧!”

一群人一脸懵地看着她,一起摇了摇头。

“我肯定说了!你们忘了!女孩啊!七斤九两的大胖闺女。”

“啊?!搞错了吧?”方天翼的笑都僵在脸上,“我们家山海怎么能生出闺女来?!”

小护士瞥了方天翼一眼,拨开众人:“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重男轻女。”说完,径直推着小车往后面去了。

周卫国看着方天翼呆呆地站在一边,脸上充满失落。

“老方?”周卫国推了推方天翼,有些担心,“怎么了?”

方天翼也不说话,只是摇摇头,落寞的坐在椅子上。

“方爷爷这么走心啊!”风天逸有些不解。

赵玉林坐到方天翼身边:“爷爷别失落,等回头我一定生个儿子给你玩!”

方天翼叹了口气,一拍大腿:“走了!回去给山海炖锅猪蹄儿补一补。”

“我跟你一起回去,小裴一会儿和你爸说一声,我们先回家了。”周卫国仍是不放心,挽着方天翼的胳膊,陪着他一起出了门。


唐山海流连在半睡半醒之间。睡去之前他听到医生和他说准备剖腹产,不然因为孩子太大会有窒息的危险。

那之后,他便沉沉睡去。

他没有和任何人说起过,其实他对生产是有些排斥的。

本不是应该记事的年纪,却在长大后一次次听爷爷讲过自己两岁半时,看到秦明生林恒,哭的昏天黑地。第一次那样的失控,仿佛爸爸进去以后就再也回不来了。

那种恐惧深埋心底。

像被催眠一般,他恍若又钻进了那个小小的身体,用他的心再一次感受儿时的那份经历。

看着爸爸越来越吃力的陪自己玩耍,唐山海有些心疼,两岁的他刚刚牙牙学语。都说男孩子说话晚,唐山海却是能基本表达。

他经常摸着秦明日渐圆润的肚子问里面是什么。

和爸爸并排坐在沙发上,小手被爸爸拉过去放在肚子上。

不一会儿,里面开始翻腾。

“啊!爸爸……小鱼!”

秦明悠悠笑着:“不是小鱼,是宝宝。”

“宝宝?”唐山海纳闷,“好七(吃)吗?”

“……宝宝和你一样,都是爸爸的孩子。”

“宝宝……”唐山海太小,他不懂得爸爸多一个孩子对自己意味着什么,他只知道家里要多一个宝宝。

秦明被推进手术室之前,和唐山海一起吃了一大碗面条。

因为先兆早产,秦明早早地就住进医院。每天周卫国都会带着唐山海到医院陪秦明。这天,唐山海想吃面,周卫国就嘱咐方天翼做好打卤面送过来。

可谁知,唐山海只吃了几根面条就闹着吃饱了。原本不饿的秦明,并不想让周卫国替自己吃儿子的剩饭,于是把唐山海剩下的面条一股脑都吃了。

方天翼打的卤是传统地道的天津做法,鸡蛋,木耳,面筋,花菜,肉片……吃起来唇齿留香,秦明还是很喜欢的,一大碗面下了肚,秦明觉得舒服不少。因为孕晚期经常会饿,他也不得不吃得饱一些,才好养精神。

睡到半夜,秦明忽然疼的惊醒,周卫国叫来医生,说是孩子要早产了。

唐山海看着床上的爸爸满头大汗痛苦不堪的样子,瞬间跟着泪流满面起来。

周卫国抱起唐山海,给他抹着眼泪:“山海不哭,你一哭爸爸就更疼了,知道吗?”

懂事听话的唐山海立马闭了嘴,还用小小的食指对着周卫国和秦明,指了指自己的嘴巴,示意大家,我已经闭嘴了。

秦明看着懂事的小山海,心里宽慰不少,即便再疼也极力冲着唐山海微笑起来:“山海……出去等爸爸吧。”

唐山海挣脱了周卫国,跑到秦明跟前,看着汗湿发梢的秦明,忍不住伸出小手为他抹着额头,然后在秦明额上留了个带着口水的大大的吻。

秦明看着那小小的人儿,眼角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让人心疼。他微笑着摸了摸唐山海柔软泛着微黄的软发。

门开了,助产师进来便问:“秦明,晚上吃东西了吗?”

“吃了。”

“怎么能吃东西呢?你这样都没法给你剖!”

秦明皱眉不语。方天翼却不干了:“诶?我儿子又不知道今晚要生,天天不吃东西等着你们动刀那不饿死了。”

那助产师也不接话了,只是低头继续查看产程。

唐山海被周卫国抱出病房之前,秦明已经持续疼了将近一整天。任何人都无能为力,首先要等食物消化之后才能动手术而秦明因为自身条件比较好,还想着要顺产。

唐山海只是看着爸爸疼得说不出一句话,每次阵痛过后,都如同起死回生一般。

“爸爸疼……”唐山海的情绪被感染了一般,也捂着小脸哭了起来,边哭还边叫着,“爸回家!爸回家!”挣着身子去够秦明。

“山海……跟爷爷出去吧……”秦明冲唐山海摆了摆手,目送他出了门。

周卫国抱着唐山海出了病房后,也抹起了眼泪。

那种紧张又没有丝毫愉悦的气氛影响到了唐山海,他给周卫国擦着眼泪,自己也忍不住啜泣着,他不懂,为什么要把爸爸一个人留在冰冷的病房里……

“爸……爸”唐山海皱着眉,被梦魇住了。

秦明叫着唐山海的名字,等他慢慢清醒过来。

唐山海心里一片悲戚和苦楚,深埋心底的伤感又一次被唤出来。他张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满脸憔悴,头发有些凌乱的秦明。

他伸手帮秦明理了理头发,然后才叫了声:“爸。”

秦明难得笑着,那笑如同冰雪消融般,汇成小溪淌进唐山海心里。

“辛苦了……受了二茬罪。”

“宝宝呢?”肚子上的伤口因为麻药的失效而剧痛起来,后腰上挂了止疼泵但效果也不甚理想。

“宝宝住暖箱观察了,放心吧。”秦明从严颂声手里端过一碗帮助排气的藕粉,喂唐山海吃了下去。

唐山海看见秦明依然如常,这才渐渐定了心神。


第二天下午,医院通知严颂声可以把孩子接回来了。

秦明自告奋勇,带着裴尚轩就跑到了新生儿科。

两天的时间,秦明已经按捺不住了,尤其知道宝宝是女孩之后,他觉得自己这辈子都圆满了。

等着大夫把宝宝推出来,秦明满眼都盯在那只小暖箱里。

“秦明学长吗?”一个软绵带着点稚嫩的声音问道。

秦明抬起头,看着那个细皮嫩肉,满脸堆笑的人,脸上的笑立马被一贯的冷漠取代:“小飞?”

“是我啊!”那大夫说着话,一把搂住秦明的脖子不撒手。

裴尚轩不等那人抱紧,就过去将人分开了:“这位医生,有话好说!”

“这是你女儿吗?恭喜你啊,学长!”拉过秦明的手,握了起来。

秦明抽出手,脸上一阵青白,嘴角的肌肉抽搐半天才说了句:“这是我孙女。”

“啊……啊?”那个叫小飞的医生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又指了指秦明身边的裴尚轩,“这位是?”

“这是我小儿子。”

“学长……效率真高啊。”

“呃……你在这个医院工作?”

“对啊!我就在新生儿科工作。”

秦明干咳了一声,侧过头跟裴尚轩道:“鹿飞医生,叫鹿叔叔。”

“鹿叔叔……”

“别别,我有这么老吗?叫我飞哥就好!”

秦明和裴尚轩同时抬头。

鹿飞自知语失,赶忙转移话题。他把小宝宝从暖箱里抱出来:“您……孙女特别可爱,这些孩子里她吃的最多了。”

秦明咬着下唇,尽量控制自己喜出望外的表情。虽然激动地都要仰天长啸了,但表面仍是云淡风轻地将孩子接过去。

柔若无骨的小人儿睡得正香,偶尔无意识地把小手伸出来在秦明胸前抓一抓。

鹿飞又说了些什么他根本听不进去,头也不回的直奔唐山海的病房,只是不忘回头交待着裴尚轩:“跟飞叔留个电话,以后再联系。”

安宁基本上也算破洞裤小王子了吧,每次都想问他膝冷不冷_(•̀ω•́ 」∠)_。@七予 我们腚腚真贤惠🌚🌚

今天看完了小虫!太可爱了!!简直想带走!!妮妮也好棒!!!!❤❤❤

《秦爸》微信体
爷爷是土豪😏😏 @七予 奖励你!

一起!么么

七予:

深刻反思自己的言行吧。

从来圈地自萌的,却因为之前多说了话,被人诬陷,被人怼。所以心理阴影无限大。

我原耽看得少,但是我不双标。

抄袭可耻,但我也不落井下石。

对于自己不了解的事依旧少说话,不说话……

立此文为证,我闭嘴!

要开学了!!!激动到画了一张小鸟!😏😏

方天翼x周卫国 嘿嘿嘿🌚🌚🌚这种不会屏蔽吧@七予 你的Q版车!!!

【双团花】烽烟尽(清风寨里炖肉吃咯~)下

纪念一下我们双团花第二次开车,给阿七打call!!!

七予:

🌸七夕快乐~
🌸在@青椒炒牛 鼓励下,终于炖完了清风寨的大肉
🌸方言歌谣是我们家的特产,真事😂方言梗来自@终年居北 
——————————————————
微微摇曳的灯影里,方天翼沉沉的睡着。

说是睡着,其实已经晕了过去。从那么高的山崖上摔下去,幸好溜在一处陡坡上。身上被荆棘和枝杈挂的满是血口子。最深的一处在胸口上,从肩头斜划到腹部。好在并未伤及脏腑,跌跌撞撞的一路摔下去,碰到了头,人才会一直醒不过来。

周卫国不错眼珠地盯着方天翼,默默祈求他赶紧醒来。

一灯如豆,他并没有把灯芯挑的太亮,他希望方天翼睡个好觉。寨子里的郑郎中说,方天翼除了身上几处擦伤,还因为积劳晕厥才没有苏醒。

可想而知,从分开那一日,方天翼就一直在为寻找自己而奔忙。

昏黄里,方天翼沉沉的睡着。

周卫国还是第一次这样专注地欣赏方天翼的睡颜。从小到大,都是自己先被哄着睡着,那一首首天津方言说出来的市井歌谣,至今还记忆犹新:

大麦熟的花 开白花
亲娘养活了亲姐仨
大家会做活
二姐会插花
三姐一晃娶走了
爹也哭 娘也哭
丈母丈母娘啊你别哭
你家的闺女在我屋
铺凉席 盖花被
绣花的枕头十二对
……

周卫国生硬的模仿着方天翼的音调轻声在方天翼耳边念了起来。他这才发觉,天津话真的不好说。

低着头,回想着方天翼在聚义厅的表现,若不是因为自己在,恐怕依他的脾气,早就把清风寨端了。

想到这,不禁失笑。

他看着方天翼线条分明的脸,比原来更瘦了些,两颊都有些凹陷进去。棕色的皮肤泛着黝黑,嘴唇却是苍白毫无血色的。

周卫国伸出手指,在方天翼眼睫上来回轻触着。记得小时候,方天翼每次都是这样叫自己起床的。

“别赖床了,快起来吧,等你那么久了……”

方天翼似乎听到了轻声呢喃,睫毛轻颤着,眼球也转动起来。

周卫国俯在方天翼的胸口,听着那强劲有力的心跳。再抬起头,才发现一双凝视着他出神的眼睛。

“天翼哥哥!”周卫国激动地脱口而出,随即又在碰到方天翼的目光之后低头不语。

方天翼看到周卫国在自己身边,心头一阵悸动,随后目光又黯淡下来。四肢百骸似乎要被摔散了,尤其胸口,稍稍一动就扯得皮肉生疼,粗喘着气又闭上了眼:“我以为我死了……”

“说什么呢!”周卫国喝了一声,“胡说八道!”

方天翼扯了下苍白的嘴角,苦笑着:“你看,我总是惹你生气。我还是走吧!”

说着话,挣扎着下了床。

周卫国气得将人推回去:“别乱动!”

“嘶!”牵扯了伤口,方天翼疼得深吸一口气,“罪孽深重,何必让我留在这里自取其辱。”

一句话,说了个透,周卫国的心也沉了下去,方天翼从来没有过的冷漠和计较。

原本以为不论自己怎样方天翼都会包容自己。
这次,的确是有些任性过头。心里虽然过不去俞梅这道坎,但人都没了,自己还在纠结什么呢!

他走到方天翼跟前,轻轻拉开方天翼染血的白色里衣,包扎好的伤口因为刚刚地起身又崩裂开,鲜血渗出了绷带。

方天翼难得地冷着脸,周卫国也难得地低声细语:“我错了还不行吗……”

眼前委屈的雾气蒙蒙,嘴巴因为忍着哭而翘了起来。

方天翼见周卫国这样,马上气消了一半,抬眼看着周卫国,叹了口气:“气死我了……周文!你真是……”

周卫国伸出手指抵在方天翼唇上:“有气也得憋回去,枉我等你这么久!”

语气轻柔,略带嗔韵,方天翼也没辙了,只得无奈道:“若是摔死我了,倒真是一了百了!说不定还能跟俞梅团聚呢。”

周卫国狠狠捶了方天翼的胸口。

“啊啊!”方天翼惨叫着,捂着胸口半天抬不起头。

“天翼哥哥!!”周卫国扒着方天翼的手,“我看看,对不起对不起!你怎么样了?”

未等到回答,却等到一个温暖的怀抱:“又跟我耍横,我怕你不成?吃了你!”

一个翻身就把周卫国裹到宽大炕上。

周卫国也不挣脱,只是侧过身盯着方天翼的胸膛:“该换药了……”扒开里衣,慢慢解开带血的绷带,“怎么现在这么老实?先前在聚义厅扒你衣服的时候,你可不这样。”

“你来扒啊,随便扒!全身都让你扒!”方天翼改不了的贫嘴,一有机会,便要耍一耍。

轻解绷带,直至露出血肉翻开的伤口。眼泪自心里涌出来,滴在方天翼手背上。

“怎么又哭了……”

“疼吗?”边说,边用干净的手巾擦拭着。

方天翼抬着周卫国的下巴,捏过周卫国的脸:“给哥哥舔舔就不疼了。”

许是因为激动而有些用力,周卫国泪眼朦胧地揉着脸。

方天翼把人搂进怀里:“捏疼了?哥给吹吹。”

温凉的气息吹过周卫国的脸颊,痒得难耐,那气息一路吹到唇边,双唇交缠。

本来就有些低烧的方天翼,点燃了周卫国微凉的身子,周卫国褪去外衣,恨不得马上得到那温暖的身体。

久别重逢,许久没有体验过的快感,一旦窜上心头便再难罢休。

周卫国也学乖了,知道方天翼还有一口气没消,便缠上了那伤痕累累的身子,小舌灵活地舔舐着方天翼胸前那道深长的伤口。

血腥味在嘴里弥漫开,出于人类的本能,那茹毛饮血想要吞噬的欲望油然而生。

血,被吮进嘴里,周卫国生生地吞了下去,感受着方天翼的身体因为舔舐的疼痛而一阵阵的抽搐。他眼波流转,担心地抱着方天翼的头,翘着嘴角,嘴角还挂着一抹鲜红:“哥,还疼吗?”




<a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href="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45663792268846" >清风寨里炖大肉</a>



面对着周卫国,感受着轻浅甜美的呼吸,操着纯熟的天津话轻轻念道:

你家的闺女在我屋
铺凉席 盖花被
绣花的枕头十二对
这边大公鸡 那边大太鹅
咕儿呱叫 看家的鹅
八仙桌子当道搁
嘴里没味含青果
炮台的烟卷一天来几盒

伴着那歌谣,周卫国睡得极沉,方天翼吻着那薄的棱角分明的蜜唇,眼皮也愈发沉重。

蜷缩在方天翼怀里的周卫国嗯了一声,喃喃呓语:“哥…你又瘦了……”